【技术】井通技术

关于我校2012年度高校教师(含实验技术)中级专业技术职务申报人员综合测评结果的公示(链接)

偶尔的情况下今天看了下主机游戏《量子破碎》的视频画面和操作玩法,不由得再次感叹。

井通技术 这里给不太了解井通技术的同学,简单普及一下。 井通采取的是在比特币技术 1.0 的基础上,发展适合实际金融需要的平台。 与比特币的全民选举形成共识的制度不同,井通的技术,应该可以算是 3.0 技术, 采用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议形成共识制度。 比特币技术,主要是两个开创的贡献:

国内的游戏开发技术,在别人那压根都不叫技术。

 1、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这个不依赖于第三方认证的防止多重支付技 术解决方案,大幅度降低中间费用。

同理最近见了好些公司(多是游戏公司),负责人对自己公司的技术部门都觉得很不错。这是互联网公司常态,每个公司都觉得自己有技术优势。

2、是依赖密码技术,解决了交易双方必须互相信任的问题。 但是比特币技术的缺点,在于本身缺乏图灵机制,导致无法处理逻辑更为复 杂的智能合约。而且对理想的过于追求,导致了比特币在实际操作中无法解决商 业本身需要解决的问题,其中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是哲学思维问题。 就是过分强调全民直选制度的彻底民主制,而没有考虑人类社会的结构,本身就发源于人类成员之间的互相信任。因为本身对西方金融系统里面的央行和各 大银行,在金融危机里面表现出来的自私自利,从而失去了社会大众对他们的信 任。但是这个并不代表,你需要发展一个体制,这里彻底丢弃人类需要互相信任 这个基本社会基石。 所以这个技术出现,其起的社会目的,应该以撼动目前的金融体系,而迫使 银行系统必须改革,更加自我约束,来重新建立社会中间的信任;而不是要彻底 丢弃人类的信任,来开发出一个无信任交易体系。 那么从 ripple 开始的 2.0 技术,就是开始考虑用人大代表制度。就是对各种 交易的共识,不是靠全体共识,而是靠大家信任的人大代表大会来代议,出现的第一个就是效率的提高。 现在比特币的交易确认需要 10 分钟,完全无法满足目前的手机支付的即时 需要。 ripple 的变革,就提高了这个效率,让交易完成变成了 3-5 秒钟。 但是 ripple 同样有哲学思想的问题。他们的创始人 Jed 从公司反水出去,就是因为这个道路分歧。 ripple 目前的问题就是过于相信奥地利学派的自由银行体系政策,可以通过淘汰劣质个体来达到最佳优化。这种就是美国在美联储建立之 前的自由银行体系,导致的情况就是内部,因为出现劣质银行倒闭而带来的系统不稳定情况。 当时美国金融体系靠的是人治,就是靠摩根同学个人的领袖魅力,来全系统里面形成了共识,从而避免了几次灾难性的打击。当然美联储机制成立以后,是用制度来替代了人治,让情况有了改善。但是制度也是人执行的,当执行的人, 胡乱一气,也会出现系统风险,所以我们看到了格林斯潘,和 2008 年的金融危机。

而事实上,

那么井通在这个比特币技术的基础上进行了 3.0 的改革,就是将整个系统分 解成 3 个体系。

 第一个底层,就是区块链,充分享受比特币技术带来的优势。

第二层,就是建立在实名制度的用户体系。这个体系和下层的关联,主要是 一方面我们要保护参与的个人和企业用户的隐私,不能让他们的各种商业/私人 行为,在区块链里面无条件公开;另一方面必须兼顾满足国家监管层面,对金融安全、反洗钱、反恐怖主义的安全要求,而提供可以查询、封锁、限制和监管的 功能。

第三层,是建立在用户体系上的关系构图,这个就相当于 Facebook 的用户 关系。当然,我们和普通的互联网 2.0 的不同,是把信息领域的应用,扩展到了 金融和物联网体系了,这个是井通走到前面的地方。而且我相信,部分的东西, 比如实名认证,ripple 会向井通学习的。 但是我们还是要对 ripple 的同学们表达我们的钦佩之心,毕竟大家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而且我们目前的方向并不相同,他们主要落实在跨境支付,是要替代目前的欧洲的 SWIFT 系统;而我们的主要方向,是降低中国中小企业的融资成 本。当然,我们也可以做跨境人民币的支付系统,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作为央行系统的 CIPS 的补充系统,这个就好像美联储的 fedwire 一样,也需要一个商用民间系统来做。 当然,我们相信 CIPS 的报文系统,技术上确实太那个落后了。而且我也相 信,当美联储开始接受一个类似 ripple 的支付系统的话,中国央行也不会坐着不 动的。 所以在一带一路的金融体系建立上面,我会大致介绍一下井通的定位,希望 国家队有兴趣可以过来考察一下。 其实,虽然跨境支付不是我们现在的主要重点,但是目前在人民币/卢布结 算上面,我们确实和相关机构在考虑合作的可能。这个方面我们就当仁不让了。 就好像美国和加拿大的跨境,我们井通肯定没法染指,无法和人家 ripple 去竞争; 那么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跨境,估计美国公司也没法染指,这个算是未来的国际 贸易区域化的一个特征吧。 这里想说明一下,我们和 ripple、 etherium 这些先驱者,是同盟军,而不是 竞争对手,大家在各自划定的势力范围里面,吃自己该吃的饭,各人碗里面的饭, 别人也没法去吃。

(井通的上线企业信用是否也需要第三方信用机构呢?)

目前有一个井茂公司,会用目前的大数据的分析方式来评估。将来就是区块 链技术解决了。 

(那井茂的公信力怎么解决?)

井茂采取的风控模式,是自己开发的。曾经被 IMF 接受,用于银行压力测试。 当然要改变成对企业的有效应用,还是需要改进的。

(是否用于国际间银行转帐?)

建议你们自己做一个实验: 1、 用 Western Union 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一次转账; 2、用 ripple 或者井通,做一次同样的转账。 估计就有直感了。55 给你说一件事情。 比如,我们一个加拿大的同学要转 4 千美元给我,从加拿大的 Paypal 转到 美国的 Paypal,这个还是同一个系统,中间收费是 40 美元;另外有一个同学, 从美国转 4 万美元到中国,从西联大概是 400 美元吧,而且你也知道,要填很多 信息,两边银行收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账。 如果你通过井通,就是 5 秒钟。理论上,是无费用的,当然也许要加点手续 费,毕竟还有兑换啥的,那么 4 万美元,收你 40 美元,应该高兴吧?呵呵。 5 秒 钟到账。

(还是成本的原因吗?我在国内,各银行,各地之间的转帐比较多, 通常都是用支付宝、微信之类,不用费用。)

 是技术的原因。 给不懂的同学解释一下。你只要用过,就知道这个密码币技术,不是报文所 能匹敌的。

(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一下: 1,井通有哪些竞争对手,井通相对于他们,有什么优势? 2,井通是否有一只把它做大做强的专业管理队伍? 3,像井通这种商业模式,是否需要极大的规模才能产生效益?)

1、目前井通模式,没有竞争对手。和更传统的技术比较,就是更安全, 快捷,更便宜。

 2、井通的专业队伍,之前井通的运作,管理方面离我的要求有一定差距。 目前经过整顿,打扫了房子,倾倒了垃圾,已经进入比较理想的轨道。当然,还 是需要招募一些好的人才。现在就需要好的财务主管和人事主管,有自信的同学, 可以来面试哈。 

3、井通这样的平台,不需要极大的规模就可以做到自负盈亏和盈利。当然 规模越大,模式越好。 我想你还是亲自体验一下,估计会增加了解的程度。 当然,做任何企业,都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找到好的团队,企业就做得比 较好,这个对所有企业都一样。56 当然这个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要找到人才,也需要人才认同你的企业的远景。 如果光是想来发财的,估计也做不好。

 (我对井通具体的运作方式还不太了解,有这方面的资料吗?)

大概你要看三个白皮书吧。 一个是中本聪的,《Bitcoin:A Peer-to-p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 

一个是 Etherium 的《A Next-Generation Smart Comtract and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Platform》 (中文版) 

一个是 Ripple 的,《Protocol》 三个都看明白了,我就可以告诉你,井通在他们的肩膀上,又增加了哪些发明。 平心而论,如果这个不明白的话,你感觉是说不到位的。 其实,他说得满明白的,就是前面的总结: Abstract. A purely peer-to-peer version of electronic cash would allow online payments to be sent directly from one party to another without going through a financial institution. Digital signatures provide part of the solution, but the main benefits are lost if a trusted third party is still required to prevent double-spending. We propose a solution to the double-spending problem using a peer-to-peer network. The network timestamps transactions by hashing them into an ongoing chain of hash-based proof-of-work, forming a record that cannot be changed without redoing the proof-of-work. The longest chain not only serves as proof of the sequence of events witnessed, but proof that it came from the largest pool of CPU power. As long as a majority of CPU power is controlled by nodes that are not cooperating to attack the network, they'll generate the longest chain and outpace attackers. The network itself requires minimal structure. Messages are broadcast on a best effort basis, and nodes can leave and rejoin the network at will, accepting the longest proof-of-work chain as proof of what happened while they were gone.

这一段搞懂了,后面都是如何技术上实现的问题。用户规模到不是最大的问 题,开发真正有实效的应用,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没有发白皮书,是因为我们在资金上和人力上,都不具有绝对的优势, 要靠实实在在的干活出成果。 没办法先拿出想法,再去实行。而是先做好了,再介绍给大家

图片 1

你们的这技术啊,在别人那根本就不算技术!

你们说,你们的情况是不是都这样:

1.没有完善的公司平台架构,服务器代码也是技术人员沿用以前的,根据业务逻辑做了自己的优化。

2.实现能同时承载XX人功能(还满自豪的,N年前的参照值)。

3.能按时完成产品开发需求。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教育平台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技术】井通技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