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提议给公务员加薪挨万人骂 自称工资4000

  与往年两会更多关注民生利益不同,今年两会,公务员[微博]工资反倒成了代表委员争议的热点。一些委员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发网友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说:“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3月10日新华网)

去掉灰色收入,公务员收入中等

新京报:那又如何解释现在公务员考试挤破头?

  好吧,就算要谈论公务员工资的问题,那也绝不能只拿“基层公务员工资低”来说事,而应该重在建立防腐制度——公务员心里很清楚,公众之所以对公务员涨工资有意见,就是因为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清廉并没有得到制度的保证;不仅如此,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总是步履维艰,一点不像关涉普罗大众利益的改革那般雷厉风行。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吗?公车改革真正启动了吗?全世界通行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何时才能“时机成熟”?好嘛,刚刚出台一些禁令了,不能放肆地权力寻租挥霍公款了,就强烈要求涨工资,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新京报:那你认为什么是灰色收入?

基层公务员收入水平偏低

  正如依法取消公车就得额外发放高额车补,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历来流行搞交换搞“赎买”;这一回,给公务员涨工资,能不能也搞个反向的“赎买”?怎么赎买?其实很简单,要给公务员涨工资,那好,请先把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先把公车改革了,先“与国际接轨”公示财产——当公众真正能够看到有权与有钱不是一回事,公务员不仅会要利益,也还肯从自己身上割肉,那我相信,公众肯定都能“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 可在眼下,“自我革命”几十年都在挂空挡,凭什么一到涨工资就必须“理性看待”?这种选择性倾向性明显的“理性看待”,还叫“理性看待”吗?(舒圣祥)

新京报:为什么公务员就得社会中等偏上水平?

公务员工资咋调才合理?

  要硬生生地将公务员群体割裂成两块,一块归入“腐败的少数”,一块归入“工资低的多数”,然后以后者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其实更像是一种宣传和鼓动的策略;因为最后涨工资的受益者,断然不会只是“工资低的多数”,更不会只是那些不仅工资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层公务员。既然涨工资的受益者将会是整个的公务员群体,那么在两会这样的场合谈论给公务员涨工资,本身就是不合适的。为什么?因为官员群体和潜在受益群体,占了代表委员中的相当比例,而纳税人没在现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多占利益倒是比多吃大肉还简单。

新京报:你说的是特定时期的问题。但现在政府财政很充裕了。灰色收入还是越来越严重。

何香久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既然是“理性看待”,那还应该承认,但凡有点权力就要拿来变现就要拿来寻租,曾经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绝不只是所谓“少数公务员”特有;现在,因为系列禁令,腐败寻租真的已经杜绝了吗?你大概相信,我可没那么乐观。要是反腐如此简单,也就不会“苍蝇扑面”了。诚然,官员腐败与官员工资是两个问题;黑钱多与工资低究竟哪个是鸡哪个是蛋,也无从论定。但是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历史上官员工资最高的宋朝同时也是官员最腐败的。

养老金“不需要并轨”

新京报:很多人呼吁要公布官员收入和财产状况。

  应该承认,以往一提给公务员涨工资,网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烈反对,是有那么点不理性;不知道是否因为某些代表委员的热炒,一时之间似乎有点风向大变,媒体上呼吁“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开始火热。所谓“理性看待”,说白了其实就是呼吁大家支持,理由是“部分贪官的灰色收入,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的低收入不能混为一谈”。问题是,享有灰色收入究竟是潜规则的“集体腐败”,还是少数人的行为?为什么系列禁令出台之前,呼吁给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不像现在这样热烈?

新京报:为什么觉得这是正常的事?

何香久:我的提案,写的是关注基层公务员,就是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的工资状况,要给他们逐渐增加工资。我没有提大幅度,也没有笼统地说,该给所有公务员都涨工资。

唐钧:就是全民搞钱的背景。改革开放以后,政府要求增加收入。当时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去办企业,连居委会都去办企业。

新京报:你会公开吗?

新京报:有历史原因?

新京报: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有多低?

社会公众该如何看待灰色收入?即将启动的收入分配改革,怎样解决灰色收入问题?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到底前景如何?

隐性福利灰色收入遭质疑

唐钧:我觉得应该对公务员减少补贴,直接涨工资。补贴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哪天说不给了就没了。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昆明市家乐福超市有限公司工会主席陈科含:“公务员工资合理一点、阳光透明一点,老百姓的质疑就会少一点。堵住公务员灰色福利的漏洞,和打开科学合理的加薪通道并行不悖。”

“今年年底并轨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想出一个办法,不可能简单地为了并轨而并轨。”

何香久:多数网民都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欺负百姓,可是,大多数公务员不这样做。我自己就是国家公务员,是国家干部,我没有一分钱的灰色收入。

近日,新京报记者“同题问答”,分别对话唐钧和王小鲁。

新京报:这个申报表哪里可以看到?

新京报:你说养老金并轨是个伪概念,那为何得到那么多人响应?

  “招万人骂”

养老金不能为了并轨而并轨

刘希娅代表说:“公务员本来就不应成为发家致富的职业。一系列禁令的出台,不仅大幅压缩了公务员的灰色收入,而且对公务员的职业价值也进行了重新定位。”

唐钧:任何国家需要公务员保持稳定和忠诚度。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微博]教授高抒:“老百姓不相信网上‘晒’的公务员工资单,很多时候质疑的并非工资单上的数字,而是依附在公权力上的隐性福利甚至灰色收入。比如,有些机关单位,一顿工作餐只要1块钱。”

唐钧:补贴主要是地方一把手说了算。

何香久:别让公务员为少数腐败者埋单

不过,7月1日当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对外澄清,这是“误读”,“条例对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也只是作出了原则规定,并不意味着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开始实施。”

图片 1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何香久强调,大多公务员[微博]是勤勉工作的。

唐钧:公务员的工资应该达到社会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我国公务员的收入构成是工资不高,福利好。

公开透明+科学合理加薪

唐钧:这是对公务员做有罪推定。我不认为(灰色收入)都是寻租来的。而且寻租和政府的“创收”政策有直接关系。

何香久:我现在税后工资大概4000多元,没有其他补贴。我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加班费。

新京报:什么背景造成这种局面?

何香久:肯定不够。但我有稿费,足够我生活。

唐钧: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体制是按照公民身份来算基础养老金,所有公民拿的都一样,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还有一个补充养老保险,多缴多得。这是世界上的一个趋势。

■ 对话

唐钧:这是由过去的工资体制造成的。

灰色收入

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比如曾有一个事业单位,没有交三金,事业编制的人越来越少。单位老总就给员工买了保险。这种补贴福利很可怕,今天政府不在乎,明天认真起来了,就有问题。

何香久:我认识很多年轻的基层公务员,他们一方面觉得,公务员锻炼人,另一方面也觉得公务员比较稳定,以后好找对象。

唐钧:这就是民粹主义,平均主义思潮在泛滥。

禁吃请,禁送礼,禁发年货……随着一项项禁令层层加码,人们听到了公务员“为官不易”的叹息,也似乎印证了某种“猜测”——公务员除了工资外,还有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

唐钧:今后应该立法,但首先要把架构合理化再立法。

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乡长赛勐算了一笔账:一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2984元,最近在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总价30万元,贷款20多万元,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由于收入低,很多年轻人来乡镇上干一两年,就走掉了。国家应对表现优秀的基层公务员进行奖励。”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公务员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委员提议给公务员加薪挨万人骂 自称工资4000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