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如果有一颗诗心,你就可以跳出来看一看红尘和远方

 蒙曼简介

 

图片 1

蒙曼,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北京大学博士。1992年至1999年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1999年至2002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历史系隋唐史专业,获博士学位。2002年至今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任教,主要研究领域为隋唐史及中国古代妇女史。

图片 2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阿丘(以下简称丘):前段时间很多人问我,你看了《百家讲坛》了吗?正在播《武则天》,说的真好。我说是哪位大学者能驾驭这么厚重的历史,那么大一个风云人物?肯定很有学问,肯定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学者。没想到打开电视一看,一个小女孩,个子跟我差不多,嘴皮子特快,很机灵。我就问这个姑娘叫什么,他们说叫蒙曼。今天让我们带着对蒙曼的很多很多疑问,走近她,去了解她。

“小于丹”蒙曼

“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四时”之美,吸引着我们奔向新的一年。封面新闻近日重点推出由封面研究院人文研究所组织评选和发布的2019·名人堂年度人文榜。其中与图书相关的“年度十大图书”“年度十大非虚构”“年度十大诗集”候选书单发布,引发广大读者积极反响,热烈好评。

蒙曼(以下简称蒙):阿丘好!

   -小时候内向,大学开始展露口才

目前,投票活动正在封面新闻app上火热进行中。其中蒙曼解读唐诗的作品《唐诗之美》,位列候选书单之中。

丘:我看咱俩个头差不多啊!高兴啊!平衡啊!不太礼貌,介不介意问一下到底今年高寿?

-听我选修课的人曾挤满最大的教室

这本《唐诗之美》,是继《四时之诗》《人生五味》之后,蒙曼讲解唐诗的第三部作品。在这一系列作品中,蒙曼带领读者品味唐诗中的韵律、意境、哲理、人情之美,品味唐朝人的生活美学,将诗歌中的精神营养汲取而出,适用于现代生活,深受读者喜爱。

蒙:我属兔。

-十岁倒着看完《红楼梦》

近些年,出现了不少面向大众阐述经典的专家学者,在一定程度上担负了在专业和通俗之间打通的桥梁作用。蒙曼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2002年,蒙曼从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毕业,之后回到她读本科和硕士的母校——中央民族大学,成为一名老师。

丘:32岁。很多女孩子很反感,别人问她年龄,蒙曼很大方,无所谓。但是确实她32岁。她的心态,所掌握的知识,那就得320岁了。但是她的长相19岁,没错吧。你节目出来之后,网上有很多评论。我们搜索了一下,有个观众网友对你的评价,我觉得很能概括你,给你念念:初见君时小玲珑,听君讲解刮目看,君乃巾帼奇女子,怎能让我不折服,中天先生称于丹,我看君有己特点,愿君再创新辉煌,百家讲坛坛坛香。不太押韵,但很精彩。怎么样?这样评价你,高兴?

“有关武则天这个女人,有许许多多的谜团,需要我们来一一揭开。” 11月19日,《百家讲坛》推出了它“开坛”以来最年轻的主讲人——32岁的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蒙曼,开讲《武则天系列》。

蒙曼

蒙:首先是高兴,另外我觉得把武则天的魅力可能都附着到我身上去了。真的,因为我一听到奇女子,好像讲的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了。

《百家讲坛》编导张长虹夸奖她:录节目时,从未返工,在讲坛中绝无仅有;

如今她是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作为一名专业从事教学和研究的隋唐史学者,蒙曼一方面在自己本专业内成就卓著,还受邀在媒体平台,担任历史、古典诗词等领域的主讲人或者点评嘉宾。

丘:你什么时候迷上武则天的?从知道武则天开始,大概几岁?

“百家”主讲人孟宪实评价她:语言风格极具现代化,特别是对人性的分析和把握,超出了她的年龄和阅历;

早在2007年,当时32岁的蒙曼就受邀在央视《百家讲坛》上讲《武则天》。之后她陆续主讲《大隋风云》等系列,其表现出来的深厚的学术素养、幽默灵动的语言表达能力,让很多人都喜欢上了这位年轻有才华,饱读诗书的女教授。

蒙:是10岁左右。因为我觉得,武则天这人故事太多了,我们并不是真的了解到一个历史上的武则天,听到这样一个人,就感觉这个人太与众不同了,太有个性了,太迷人了。当然后来就是接触到真正历史上的武则天,这个迷人程度一点都没有减弱,反倒更强了。因为觉得即使到现在讲完了武则天,我还是不能够真正想清楚她怎么会做到这些事情。

易中天也给了她一个绰号:小于丹。有人评价二人不仅长得像,语言风格也如出一辙。

在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上,蒙曼从第一季到第四季,全程担任了解说嘉宾。在节目现场中她出口成章,气质优雅,也是凭实力吸粉的典型。除此之外,蒙曼还运用散文的方式,表达她浸润古典诗词多年的心得感受。《唐诗之美》即是其中一部作品。

丘:我们小时候看的武则天,我不是看书,我是看电视剧。香港有一个叫冯宝宝的人演的武则天,好漂亮啊!所以很多人眼中的武则天不一样。我想武则天在你眼中应该是什么样,你能描述一下吗?

于丹5岁读《论语》,蒙曼10岁倒着读完《红楼梦》;于丹说自己曾很自闭,蒙曼上大学前也是内向的孩子;于丹自称路盲,蒙曼在民族大学待了N年,认路也时常找不着北……

想亲近中国古典诗词?

蒙:我觉着武则天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她的理想受到压抑了。我老是能在武则天身上看到一种遏制不住的生气。这个生气不光是武则天有,我从中国古代好多女子留下来的诗文之中也能感觉到这种力量。比方说李清照。咱们都觉着她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其实不然啊。其实我心目中的李清照恐怕在很大程度上不是这样的。不光是咱们说的,她这个名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啊。不光是这些,她还有一首词讲“我叹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就是我觉着她们都读了书了,她们希望自己的才华能够得到发挥。但是当时的社会、时代,包括整个的文化结构、社会结构不允许她们发挥,所以她们有一种郁勃之气。就像唐朝有一个女诗人,也在这儿讲这个问题。她就说“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句”,她看见别人雁塔题名那些都是考中进士的人,把名字写到大雁塔上去了。而她就是因为一个女子,罗衣掩盖了她做做诗方面的才华,她就没有这样一个发挥的余地。我觉着武则天她的一生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愤懑之中。

听我选修课的人曾挤满整个教室

蒙曼推荐先读《唐诗三百首》和《古文观止》

丘:真是研究历史的,一句话带出那么多知识出来。我想让你给我描述一下,武则天到底长什么样在你眼中?

上“百家”前从没上过电视

近日,封面新闻记者有机会采访到蒙曼本人。眼前的蒙曼态度谦虚真诚,友善温和,提到古典诗词,侃侃而谈,彰显出深厚的学养。在采访中,记者提到,如果请她给没有专门学过古典诗词但又想亲近想有效入门的读者推荐阅读,她会首先推荐哪些书,蒙曼脱口而出:“我首先想到的是《唐诗三百首》和《古文观止》。一个诗,一个文,我认为是亲近中国古典文学最雅正、最简约、最亲近的路子。对于小朋友或者年轻的足者,打底子特别重要。对于初入门者,《楚辞》未免门槛高一些,《史记》未免太长了些。”

蒙:那有个定论的,方额广颐啊!宽宽的额头,丰满的下巴,就像龙门石窟奉先寺里那个卢舍那大佛,你肯定有印象。那是按照她的形象塑造的。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你在《百家讲坛》开讲的《武则天系列》今天第一天播出,你也成了“百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讲人。听说你走上这个讲台挺顺利?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的唐代诗歌,蒙曼则推荐大家阅读《唐才子传》 。这是元代辛文房所编撰的评传汇编集。记载唐、五代诗人简要的评传。“《唐才子传》是一本能够讲到好多诗人的书。而且您看一看,也可以知道,唐朝人写传记的时候一般怎么写。 ”关于《唐诗三百首》的版本,蒙曼说:“现在好像有一个喻守真先生的《唐诗三百首详析》我个人看还觉得不错,其实我觉得只要内容是对的,哪一个版本没有那么重要,只要它这个三百一十多首选全了就是了。”

丘:那她这形象从古代到现在算是美女的标准吗?

蒙曼:我在北大读博士时的学长孟宪实在“百家”讲课时,向他们推荐了我。1月份的时候,“百家”的编导魏学来专程来到中央民族大学听我上课。他赶到的时候,我的课刚好结束。他说,你能不能找几个学生再讲一节课,随便讲一个主题都行。我就把我上课的学生又找回来,给他们讲了一堂武则天,就讲了20分钟左右吧,开了个头。两三天之后,“百家”打电话要我去试讲。1月底我去试讲,3月正式开始录制。

浸润古典世界的蒙曼分享

蒙:在唐朝应该算是美女的标准。因为咱们现在一说方额广颐,肯定方额是大智慧,广颐就说明这个人很坚毅,性格很强悍。但实际上这是当时美女的一个比较通行的标准。咱们知道唐朝这个美人取向是比较丰满的,这个丰满其实也并不是说人们想象的那样,哪儿都胖,特别在乎这个脸是圆的。有少数民族情结或者北方少数民族血统可能都有这种审美观。比方说《红楼梦》里的薛宝钗,脸若银盘,眼如水杏。按咱们现在想银盆大脸那是什么一个大圆脸啊!但是在当时这就是美女。

青周:知道他们选你的原因吗?

如何面对读屏时代:要有主动权

丘:其实是后世包括我们对武则天是有误读的。她是一个很狠的女人,手段很毒辣,为了爬上皇座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民间是不是有很大成分误读了武则天这个人物呢?

蒙曼:魏学来老师到大学听我讲课之后提过,我讲的武则天和他们的选题方向是一致的。另外,我一直试图把课讲得好听些,让学生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学习,可能这也正是《百家讲坛》的思路吧。

谈到自己的阅读,蒙曼说,自己的专业是研究历史的,并不是专门研究古典文学的,“所以我自己的阅读就是专门挑特别好的去读。如果是专门研究这个的,那就要视野越宽越好,就算是不那么好的作品,也要去了解去分析。”

 蒙:肯定是有误读,因为武则天这个人是从唐中期开始人们就开始给她涂黑脸了。那个时候儒学复兴。儒学有一个很强烈的内外秩序,女人就应该界定在家庭之中,相夫教子。但是武则天超越了那个秩序,这是在当时文化所不能够接受的一件事。所以就开始给武则天抹黑,就她是一个妖魔化,是一个像妖精一样干了很多坏事。但是我说这些坏事有没有是她干的?肯定有。但是看从哪个角度说,那个程度上去表达,怎么样去描述了。很多坏事不光她做过,皇帝都做过。几乎所有皇帝都做过坏事。

青周:第一次录影当时紧张吗?在这之前有没有上过电视?

如今很多人花费很多时间在屏幕上,蒙曼说,“那么多人离不开屏幕,离不开手机,说明这个东西的确有它的优点和好处。比如快速获得一个信息啊,携带、查阅更方便之类的。比如我在候机时,想到接下来要去准备一个演讲,我就先用手机备忘录记录下我当下所想的一些要点。比如我想起一个问题,对于某个知识点不确定,那我马上就可以用手机立刻搜索一下。我们当然不能完全信赖网上搜索出来的东西,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提高判断力和节制力,去有效利用网上搜索出来的东西。还是要有自己的主动权,主体判断力。总体来说,屏幕只是媒介,就像纸质、竹简只是媒介一样,它是中性的,关键在于人怎么用。如果您好好地利用,有方法有效率,而不是无节制,无判断,那就是好事情。”

丘:我们撇开武则天的身份,皇帝也好,才人也好,单从女人的角度,你给武则天一个评价。她到底有女人味吗?

蒙曼:以前没上过电视,但我也不紧张,因为不是第一次讲课。下面还是坐了一群人,只不过听众换了,他们年龄层不同,又来自不同领域和行业,只需要试图讲得更简易明白一点。

蒙曼还坦言,人想要取得进步,还是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的,“还是要有自我约束的能力。你不能说,你光凭天天在家睡觉,天天刷一些无效的信息,去取得进步。那是不可能的。”

蒙:武则天的第一个称号叫武媚娘啊!而且像我们现在说媚,从狐狸精的角度去理解,狐媚!我们想她当时肯定是很有这方面的吸引力。

青周:之前看过《百家讲坛》吗?有没有借鉴“百家”其他主讲人的讲史方式?

蒙曼

丘:我听很多人说其实你的概括能力很强,信息极其简洁,很地位。你能不能比较简洁地概括一下武则天这个人。

蒙曼:在上《百家讲坛》之前,我没有上过电视。平时我经常上网,几乎不看电视,之前只看过我的学长孟宪实的两期节目。我非常希望能够借鉴别人的经验,但目前我这方面一直没做到。

对话蒙曼

蒙:第一,武则天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杰出的女政治家,这不是我的一个概括,是宋床龄的一个题字。我觉着这个概括是完全正确的。第二,武则天是一个性格非常丰满的女人。这个对于我们了解中国古代女性有很重要的意义。不要把女性全都定位为一个很婉约的那种形象,我们古代并不完全是这样的。第三,我想武则天对于中国历史,她的影响超越了她的时代。一直及于今天对于我们仍然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青周:马瑞芳曾说“百家”是魔鬼的床,一定要让学者把历史讲得深入浅出,有故事性。你适应这个讲坛的过程辛苦吗?

封面新闻:古典诗词内涵的丰富营养,往往能称为当下人们精神资源的一部分,在您看来,古典诗词与现代生活有哪些内在的联系?

丘:一些观众说信说听你讲课像是在背书。

蒙曼:我不痛苦,一点都不觉得痛苦。我相信浅出和深入并不矛盾,我在大学给学生上课就那么讲。你今天在电视上看到我讲《武则天系列》的开头,跟我在学校讲的基本就没有区别。

蒙曼:诗词是什么呢,诗词是古代人生活的一部分。比方说我们看唐朝人,他出生的时候,孩子出生的时候,别人给他贺诗;婚礼的时候儿,人家新娘子不肯化妆,那你要写催装诗;好不容易化妆了来到你家里了。但是,面前遮蔽的帐扇不肯拿开,你就要写却扇诗才能让她露出芳容。好朋友走掉了,你要写送别诗。

蒙:没背过。

我曾经是一个逃学的孩子

现在呢,人和诗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了,我们不用天天写诗来记录我们的生活。但是诗的审美可能是每一个时代都需要的。对现代人而言,诗不是生活的一部分,但诗是审美的一部分。特别是诗是让我们能够超越生活的那一部分内容。比方说每天我们骑着自行车,骑着小黄,骑着小红,匆匆忙忙地从单位走到家里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一只鸟在天上飞过。如果你还能看到,心还能动一下,这个东西就是诗。

丘: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是不是因为你说得太流畅了,中间一个磕绊都没有?

青周:在大学里讲课应该更学院派吧?

我想呢,无论我们生活在古代,还是今天,无论我们的生活本身是否直接跟诗相关,保持这样一个诗心永远不会错。否则你就是一个在红尘中打滚的人。如果你有一颗诗心,你可以跳出来看一看红尘是怎什么样的,远方又是什么样的。

蒙:哎哟!还有观众说相反的意见,说我老在结结巴巴的,老在打磕绊,所以我想是不是这个东西也是众口难调啊。但是我觉着为什么流畅呢?是因为这是我写的,写完了自然就记住了啊!这个不需要去背的。

蒙曼:我中学时曾是一个逃学的孩子,有时候我觉得逃学不是我的错,而是这个教育体制出了问题了。给学生讲课一定要让他喜欢,如果让孩子一听到你讲历史,就对历史产生了厌倦感,那你的教学效果在哪呢?即使是没有在《百家讲坛》讲课的时候,我也是希望在不枯燥和有收获两者之间找平衡。

封面新闻:能否结合您的成长经历,谈一谈应该怎样培养孩子的诗心?

丘:很多人说听蒙曼的讲课里面有很多时不时冒出一些很时尚的语言。比如某某某一个古人,他帅呆了!很酷啊!这些语言是你为了突显个性,还是真的要使让历史上的一些东西通俗易懂而这么说的呢?

青周:你在大学授课情况如何?听课的人有没有都排到走廊上去了?

蒙曼:小时候的我,在诗词方面,得到父母兄长的指导,其实挺少的。我记得有一件事就是,当我七八岁时,我跟爸爸显摆说,李白又叫青莲居士。我爸爸拍拍我脑袋说,嗯不错,还知道青莲居士。后来我跟他一块去书店挑一本清朝人的诗集,我爸爸也没有管我,就让我买了拿出来了。但他跟我说,诗不下盛唐,清朝人写诗其实不如唐朝好看。你看,他也没有禁止我买清朝人的诗。可是又告诉我唐朝人的诗好。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蒙曼:如果有一颗诗心,你就可以跳出来看一看红尘和远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