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文学”与“北大传统”——追怀着名俗文学研究专家王文宝先生

今日,是我求学过的北大中文系一百年诞辰。

摘要:沈从文的民俗学意识是在北京大学学习期间形成的。虽然作家很少提及民俗学和民俗学活动,但他早期发表的《镇筸歌谣》等若干文本,相当符合当时歌谣搜集的标准、要求和规范。沈从文早期创作的剧本,不仅具有浓郁的民俗学意味,而且也是后来独具民俗风情的湘西世界一个极为重要的风向标。民俗学意识与文学创作共时性有机融合,构成了沈从文创作的稳定风格和特色。

因时间冲突,没能参加中国俗文学学会顾问、原会长、着名俗文学研究专家王文宝先生的追悼会,感觉很是歉疚。这并非客套话,因我这个不成气候的“中国俗文学学会会长”,明摆着是王先生扶上马再送一程,方才走到了今天。

翻开1919年的《北京大学日刊》,多数人只注目于五四运动的进程与北大教育制度的变革,我却最喜欢看“文科教授刘复”编订的《歌谣选》,如5月5日登载的歌谣是:“年又将至心怆怆,无乜作年只空空。市上没有赊布客,村中没有借钱人。姐妹有钱无挪借,兄弟朋友嫌俄贫。把起酒杯饮一口,目计连泪满面酸。”

关键词:沈从文;民俗学;文学创作

记得是1999年底,王先生来找我,开门见山,邀我这个尚未入会的北大中文系教授,出任全国一级学会“中国俗文学学会”的会长。看我一脸诧愕、连连摇头,王先生塞给我一叠书,让我回去好好补补课。除了《中国俗文学七十年》(吴同瑞、王文宝、段宝林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中国俗文学概论》(吴同瑞、王文宝、段宝林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中国俗文学发展史》,还有一堆学会内部刊印的资料。临走时,王先生搁下一句话:作为北大人,你有这个责任。

1918年2月1日,北京大学歌谣征集处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发表《北京大学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开了中国歌谣运动乃至俗文学研究的先河。这种东西,在将北京大学视为太学遗制的学究们看来,未免离经叛道,野狐禅,与“上庠之学”颇不相称,一句话,那都是边缘性的学问。

作者简介:张永,博士,常熟理工学院中文系教授。

回家后,仔细阅读王先生的《中国俗文学学会的历史功绩》,方才明白这话的来由。由王文宝、刘北汜、关德栋、李岳南、陈汝衡、陈翔华、陈曙光、杨扬、赵景深、胡度、路工、谭正璧、薛汕、魏同贤等14人发起,中国俗文学学会1984年6月成立于北京,最初挂靠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1991年起转而挂靠北大中文系。除了首任会长姜彬,以后陆续出任会长的刘锡诚、吴组缃、吴小如、王文宝,不是曾就读北大,就是北大教授。为什么学会有如此浓厚的北大色彩?这就说到了王文所做的历史溯源:

然而这些边缘性的学问在北大慢慢地竟生发开来。1927年,北京大学文科毕业生顾颉刚代表中山大学去江南收书,“什么三字经、千字文,医书,和从前的朱卷都要。秀才的八股卷子也要,账簿也要,老太太写的不通的信稿子也要,小热昏,滩簧,算命书,看相书,甚至人家的押契,女儿的礼单,和丧事人家账房先生所开的单子和杠夫多少,旗伞多少,如何排场等的东西都要。摊头上印的很恶劣的唱本,画册,一应都收了来。人家以为宝贝的书,他却不收”。


1913年12月,鲁迅在教育部《编纂处月刊》发表之《拟播布美术意见书》中所提倡的“立国民文术研究会”“以理各地歌谣、俚谚、传说、童话”,亦是俗文学;而1918年刘半农在北京大学发起征集全国近世歌谣活动则是鲁迅主张之实施。1920年北大歌谣征集处改建成立了北大歌谣研究会,1922年12月17日创刊了《歌谣》周刊。以后,许多学者和爱好者以民间文学和民俗学为主开展了搜集和研究工作。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俗文学”与“北大传统”——追怀着名俗文学研究专家王文宝先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