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如许扬文化·丹心如火育英才——记北大2017级大学子硕士席中海

“圆梦新一代”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新青年的殷切期望。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北大青年在追梦与圆梦的道路上,释放激情、砥砺奋进,涌现出一批先进典型。北大团委推出“圆梦新一代”专题报道,以光影记录足迹,用笔墨叙写故事,全景展现北大青年献身科研、创新创业,执着公益、热衷服务,扎根基层、造福民生,投笔从戎、强军兴国的时代风貌。

图片 1

今年4月7日,演员全部为在校学生的校园版《牡丹亭》在美丽的“燕园”——北京大学进行了首场公演。演出结束,白先勇先生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并大声鼓励学生演员:“恭喜你们,精彩的表演不亚于职业剧团!”随后,他把剧中的“柳梦梅”“杜丽娘”“春香”等一个个拉到舞台中央,逐一介绍给大家。在这些年轻人面前,白先勇倒兴奋得像个孩子。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2018年4月10日,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内,由北京高校学子们扮演的杜丽娘、柳梦梅、春香等渐次登台,以耳熟能详的《游园》一折拉开了校园传承版《牡丹亭》首演的序幕。剧场之内,丝竹袅袅,余音绕梁,杜丽娘和柳梦梅含情脉脉,相视于梅树下缤纷的落英中。这场校园传承版《牡丹亭》精美瑰丽,情真意切。演出谢幕时,观众纷纷起立,掌声、叫好声、啜泣声连成一片。

校园传承版《牡丹亭·惊梦》剧照。

白先勇推广昆曲已经有20多年。除了作家身份,他还有另外一个头衔——“昆曲义工”。这么多年来,他坚持认为:昆曲只有走向年轻人,才能真正传承下去。2004年,白先勇和他的团队以明代剧作家汤显祖的《牡丹亭》为蓝本,推出了一部“青春版《牡丹亭》”。一年后,这部主打“青春”的《牡丹亭》走进了北京大学。从此,古老的昆曲开始在21世纪的百年老校里传播、生根、发芽,而校园版《牡丹亭》则是白先勇推广昆曲的又一个新探索。

图片 2

图片 3

结 缘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海报。

2005年4月,白先勇携青春版《牡丹亭》首次来到北京大学连续演出3天,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剧场2200多个座位都被早早占满。“走廊里、墙角边全是人,晚上11点很多人还没散去。”白先勇说,他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席中海在校园传承版《牡丹亭·幽媾》中饰柳梦梅(摄/罗雅文)

“在中国古典名着中,《牡丹亭》对我影响很深,我又给它演了一出‘还魂记’,排了青春版《牡丹亭》。”台湾知名作家白先勇从教职上提前退休,将一腔心血转投在昆曲上,2004年制作青春版《牡丹亭》开启300余场连演不衰的传奇,2009年推动“昆曲传承计划”在北京大学落地并向港台推广。

说起白先勇和北大的结缘,就不能不提到北京大学艺术学院荣誉院长叶朗教授。叶朗一直对昆曲非常关注,并有心在大学里进行推广。早在2003年,时任全国政协京昆室副主任的叶朗就随全国政协京昆室组织过一次昆曲调研,根据调研情况,叶朗等撰写了一份调研报告并被上报给中央领导。中央有关领导在这份“关于加大昆曲抢救和保护力度的几点建议”上作了批示。建议特别提出,从培养新一代演员、编剧、观众等各个方面考虑,昆曲理应加强与大学的合作。

这一出校园传承版《牡丹亭》由北京大学昆曲传承与研究中心制作,包括游园、惊梦、言怀、离魂、幽媾、回生等九折。作为戏中男主角柳梦梅的扮演者,席中海这样理解自己的角色:“柳梦梅身上有报国扬名的志气、读书万卷的才气和青春年少的朝气。”而在戏外,曾担任北京大学京昆社理事长、2015年选留学生工作干部、生命科学学院团委书记的席中海,其所思所行,无不与他对角色的理解深深契合。

如今年过八十的他,在与记者谈起自己“昆曲义工”的经历时,时常抚掌笑叹,欣然总结苏州昆剧院青春版《牡丹亭》:“现在看来基本上是成功的。”但他近来更津津乐道的还是校园传承版《牡丹亭》。

之后不久,白、叶二人在北京会面,相谈甚欢。随后,青春版《牡丹亭》顺理成章地走进北大校园。未演之前,白先勇有些担忧,怕这出戏演砸。“来之前有人跟我说,北大的学生很‘挑剔’,有独特的看法和独立的思想。他们一旦觉得表演不好,说不定起身就走,甚至会喝倒彩。”但结果是,他们得到了太多意料之外的喝彩。

回生·弘扬传统文化

“2005年青春版《牡丹亭》首次进北大演出,当时北京的大学生大约95%以上从未接触过昆曲。而今他们居然能够组团演出,而且是两个钟头全本《牡丹亭》,这就是我们十几年来‘昆曲进校园’的成果。”白先勇说。

公演过后,白先勇、叶朗得到的共同启示是:昆曲在校园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基本观众”。甚至此前在理工类院校,昆曲同样受到学生的热捧。青春版《牡丹亭》走进中国科技大学时,平时很少或者从未接触过戏曲的学生,也大量涌入演出现场。1800人容量的剧场内挤进了3500多人。

对席中海来说,与昆曲的结缘是一场意料之外的“心动”。

十余载,从观众变成演员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表示,青春版《牡丹亭》2005年的演出不仅在北大校内引起轰动,而且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重新培养了一批热爱昆曲的年轻演员和观众。此后的三四年间,白先勇带着青春版《牡丹亭》在海峡两岸巡演,并将昆曲带到了美国、英国、意大利、希腊等国家。2008年和2009年,青春版《牡丹亭》又两次回到北大演出。截至目前,青春版《牡丹亭》已经演出了188场,今年12月将迎来200场庆典。

尽管幼年时就常常随姥爷听河北梆子、评戏等,但在走进北大之前,席中海只是浅浅地接触过戏曲,真正开始学戏还要从进入北大、加入京昆社说起。席中海在2012年入社时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师兄师姐,在他们的带领下开始了戏曲方面的学习。但这时的他还只知京剧,不知昆曲。2013年江苏省昆剧院来北大演出时,主办方侯老师向他安利了很久,可是他听过之后却觉得“有点困”,只想敬而远之。机缘巧合,2014年在一门戏曲主题的通选课上,他的作业是表演一段与戏曲有关的小作品,任课老师再次建议昆曲。让席中海没想到的是,这次尝试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他渐渐迷上昆曲,成了名副其实的“昆虫”。

记者:校园传承版《牡丹亭》4月10日在北大首演,从前的观众变成了演员,您如何看待这种身份转变?

就这样,大学校园成为白先勇推广、传承昆曲的阵地。北京大学则成为白先勇昆曲传承计划的第一块试验田。

2013-2015年间,席中海担任北京大学京昆社理事长。在此之前的几年里,京昆社在人员、资金、活动等方面都有些青黄不接。上任之初,他和社团理事会的朋友们一起,为京昆社的发展投入了大量精力。“不管是在北大还是校外的戏曲演出,我都常到后台找他们,留下联系方式,希望多合作。印象最深的是和京剧名家张火丁复出首演的演艺公司取得了联系,我还有机会到后台看她的《锁麟囊》。”通过他和理事会的不断努力,社团从无到有、从有到优地创立、发展起许多活动,拉来了许多资源,社员人数和参与度也有了显著提升。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京昆社于2014年12月获评“北京大学十佳社团”,正如《牡丹亭》中“回生”这折戏一般,从低谷走出,逐渐壮大。

白先勇:昆曲的观众也能成为昆曲的演出者,从传播到传承,再到更进一步的传播,形成了昆曲教育的良性循环。校园版《牡丹亭》和青春版《牡丹亭》就是面向当代青年的,从他们的审美出发,为《牡丹亭》注入新鲜的生命。

上 课

古老戏曲艺术的魅力深深吸引着这个曾觉得昆曲令人困倦的年轻人。现在他对昆曲美的认识已是今非昔比:“昆曲是一个多方面综合的艺术,不是单纯的音乐、美术、文学或舞蹈,而是多方面的综合,缺了哪个方面都呈现不出昆曲的美。”怀着对昆曲的浓厚兴趣,席中海希望这一雅致而丰富的传统艺术为更多人所了解。源于对昆曲表演的喜爱,怀着推广昆曲的美好愿望,他身体力行地开始走上传播昆曲的道路。

昆曲是口传身授的代表,手把手地教下来。要把大师的功夫,传到学生身上。校园版《牡丹亭》演出让我很感动,苏昆的演员在大师那里学过,现在又教出来台上的这些学生。(校园版《牡丹亭》剧组曾移师苏州,由苏昆演员手把手指导。)这个传承的意义是重大的。

北京大学具有悠久的昆曲传统。20世纪初,蔡元培、吴梅生等一批挚爱昆曲艺术的学者将它引入讲堂,从此北大与昆曲结缘。其后,几代师生薪火相传。现在,北京大学的许多学生都是昆曲爱好者,并组建了京昆社。

2016年,恰逢京昆社25周年社庆,社团要与北京昆曲研习社合排《临川梦》,缺少一名小生,前辈们便建议席中海来学演,这一决定让他迈出了舞台实践的第一步。2017年校园传承版《牡丹亭》项目,席中海主动报名。这个项目是昆曲走进校园的绝好方式,所有参演人员均是学生。唱腔、身段、眼神、情绪,席中海几乎是从零学起,无不付出了加倍的努力。从7月正式排戏开始,席中海几乎每周都要提前把周末的工作做完,腾出时间排练昆曲。从2017年国庆长假到寒假再到新学期开学,从北京到苏州再回到北京,席中海的每个长假都留给了昆曲,“在苏州待的时间都比在家的时间长”“直到4月10日首演,觉得效果还行,这才松了一口气”。

记者:教育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基地刚在北大挂牌,“昆曲传承计划”在北大开展长达10年,后来还设立了“北京大学昆曲传承与研究中心”。您觉得这种研究和传承,能在多大程度上向社会大众辐射和延伸?

让白先勇深受触动的是《牡丹亭》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演出后,第二年这两所大学就开设了昆曲课,现在已经3年了。英国伦敦大学在《牡丹亭》演出的推动下,也开设了昆曲课。白先勇意识到:海峡两岸的大学里都在演莎士比亚等外国艺术家的经典剧作,我们自己的经典艺术却被忽视了。为此,他认为应将昆曲引入中国大学课堂。

图片 4

白先勇:当时制作青春版《牡丹亭》,是要培养一批年轻的演员接班。我们用年轻的演员去吸引年轻观众,最重要的目标人群就是大学生,这十来年巡演去过差不多30所高校。昆曲不光要进校园演出,还要在校园扎根,所以我就选了北大,从这里开始辐射出去。

2009年,周其凤、白先勇、叶朗等共同发起了“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第一阶段的五年计划中,北大本科生的选课表里多了一门公选课——《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从2010年3月起至今,完成了第一学期的探索和试验。在北大贴吧和未名湖论坛中,北大学生将其称为“史上最火爆的公选课”。

《临川梦》演出后合影

校园版《牡丹亭》的演员来自北京16所高校和1所中学,都是学生,说明这十几年来,我们在北大的影响辐射出去了。主角杜丽娘和柳梦梅分别由好几个同学演,都能够撑起来。我希望把他们带到香港和台湾。香港也有大专学生演《牡丹亭》,刚刚台湾大学还演了《牡丹亭》,如果三地都合起来演,那才更有意思。这边和港台的大学生串演《牡丹亭》,那好玩了。

今年2月24日,《经典昆曲欣赏》在北大第二教学楼314教室如期开课。国家一级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胡芝风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昆曲历史,她在现场“手执马鞭”,即兴表演一段武戏《挡马》,听课的同学情不自禁地拿起相机记录下难忘瞬间。3月3日,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走进北大课堂,专门讲述各种生角的表演方法。表演穷生时的夸张有趣、表演巾生时的意气风发,让人无法相信他已年届七十……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光如许扬文化·丹心如火育英才——记北大2017级大学子硕士席中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