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厦大确立邹至庄经研大旨

图片 1

2016-12-05 07:22:00 来源:央广网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日前,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教授决定,将分批捐款1000万美元在厦门大学设立“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以进一步推动中国和厦门大学经济学教育与研究的发展。我校同时设立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12月4日,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暨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在颂恩楼215会议室举行。校长朱崇实,邹至庄及夫人邹陈国瑞女士,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李建发,副校长叶世满,我校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等共同为研究中心揭牌。校领导和邹至庄互换捐赠备忘录,校领导为邹至庄颁发捐赠证书。

2016年底,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夫妇决定在厦门大学设立“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以进一步推动中国和厦门大学经济学教育与研究的发展。

邹至庄教授伉俪与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等共同为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揭牌

图片 5

十年以后,中国高校将会进入高度的“生源竞争”阶段。这一点,现在已经初见端倪。到那时,你如果跟学生说“我们校园有多大,有多漂亮”,可能就不管用了。管理与文化软实力才是高等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其中包括“润物细无声”的思想教育、人文教育与诚信教育的能力。

央广网厦门12月5日消息“这是厦门大学的一件大喜事,也是中国经济学界乃至教育界的一件大喜事。”4日下午,厦门大学举行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暨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成立仪式,面对87岁高龄的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厦大校长朱崇实代表全校师生员工表示由衷感谢,言辞恳切。

  朱崇实代表学校向邹至庄教授伉俪的慷慨捐赠表示由衷的感谢。他说,邹至庄教授捐资设立经济学教育基金,以及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的成立,是厦门大学的一件大喜事,也是中国经济学界乃至教育界的一件大事。邹至庄教授伉俪一生都从事教育与科研,他们倾资支持厦门大学经济学科,令人感动,让人尊敬。

一个人不论走得多远,他的起点总归虔诚地守在那里。洪永淼——一个经济学界响当当的名字,却从不敢忘故乡厦门翔安勤劳本分的耕读家风,并把它解读为:“读书耕田都要老实本分,耕田时踏实肯干,做学问也需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来不得半点虚假。”

邹至庄教授在经济学多个领域均有建树,尤其在计量经济学、动态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等方面贡献卓著,以他命名的“邹氏检验”奠定了他在计量经济学中的泰斗地位。他也是最早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著名海外学者之一,率先把现代经济学理论引入中国,并为中国经济学界培养了众多优秀人才。

  朱崇实指出,学校举办这样一个隆重而简朴的成立仪式,除了向邹至庄教授伉俪表示诚挚的谢意和崇高的敬意,更重要的是让厦大的学生了解邹至庄教授,懂得感恩。他说,邹至庄教授爱国爱乡、情系桑梓,追求真理、探索科学,热爱教育、关爱学生的精神是厦门大学的宝贵财富,我们要很好地学习、传承,把这种精神进一步弘扬光大,用好捐赠的每一分钱,扎实工作,努力拼搏,力争把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建成“中国最好、世界优秀”的经济研究中心之一,助推厦大经济学科及学校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做出更多更大的新贡献。

厦门大学是他学业和学术事业的起点,一切从1980年秋,16岁的洪永淼迈进厦大物理系的那一刻开始。如今,他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与国际研究讲席教授、也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光环背后,是一个经济学人谦为人师、勤以治学的本分。

今年9月,邹至庄教授伉俪决定分批捐款1000万美元,在厦大设立“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以进一步推动中国和厦门大学经济学教育与研究的发展。厦门大学则决定成立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

图片 6

故土难离,母校情重。今天,作为厦大经济学院和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两院院长,他砥砺前行,只为探索一条中国经济学教育的改革与转型之路。转型永远伴随着“阵痛”,对于寻找出路的人而言,掌声背后或许会有质疑声作伴,但也唯有如此才能不断修正前行的方向。

据悉,“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将主要来源于邹至庄教授伉俪的个人捐赠和关心中国经济学教育热心人士的捐赠,而厦大将对捐给该基金的款项提供1:1配套资金。该基金将专款专用,主要用于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的运行以及厦大经济学科开展的各项学术活动。

  邹至庄感谢学校对教育基金及研究中心成立的重视。他表示,自己参与到中国的经济建设已近40年,现在仍有机会支持中国高等教育及经济发展,感到十分荣幸。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历史悠久,实力雄厚,前景光明,在这里设立经济学教育基金是自己的一大愿望,今后还会继续关注、支持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尽己所能地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2016年12月,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偕同夫人为厦门大学捐赠1000万美元设立“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有人问邹先生,为什么把个人积蓄交予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他的回答简单,更坚决——“因为我看好这块经济学教育的试验田”。

而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将作为厦大的一个实体教学与研究单位,旨在创造世界一流的研究环境和氛围,努力培养出国际一流的经济学家,关注中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产出国际一流的原创性成果,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图片 7

洪永淼主张用国际语言讲好中国故事,强调研究方法与研究工具的规范性与科学性,提出管理与文化软实力才是高等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如何理解中国经济发展与经济学教育发展之路?近日,洪永淼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为此,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将拥有20个专业教师编制,同时也将聘任厦大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优秀教师为“双聘”甚至“三聘”研究人员,并聘请国内外知名学者为兼职教授或客座教授,经常性地邀请国内外具有崇高学术影响力的学者前来访问、交流、合作研究。

  洪永淼对教育基金和研究中心成立背景及未来建设发展计划进行说明,介绍了邹至庄教授的主要学术成就,代表学院再次感谢邹至庄教授对厦大经济学科的厚爱与支持。

经济学并非只是研究“经济增长”问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概念叫做“经济发展”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告诉记者,邹至庄教授在国际上拥有很大的学术影响力,以他名字命名的经济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厦大经济学科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我们有了这个研究中心,全世界研究经济学的都会知道厦大。中心刚成立,我们就在北美开始招聘,马上就有哈佛大学的教授推荐学生要过来应聘,这就是效果。单单靠厦大本身要去吸引哈佛的学生,是很困难的。他对厦大经济学进一步国际化的推动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图片 8

文汇报: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消息,经初步核算,2016年我国全年国内生产总值达74412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7%。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谈到过这个数据,他的观点是:“我们不必过分执着于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绝对值。不论6.7%,还是6.5%,数字本身都并没有那么重要。其核心还是要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看老百姓切身的生活体验是好还是不好。”邹先生多年来从事数据研究,却也会道出这般感性的理解,同为计量经济学家,您是如何看待经济增长的?

邹至庄教授表示,自己从1980年开始参与中国经济学教育与研究,现在还有机会继续从事这项工作,感到十分荣幸。今后还会继续关注、支持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邹至庄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1913班名誉政治经济学教授与经济学教授,在经济学多个领域均有建树,尤其在计量经济学、动态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等方面贡献卓著,以他命名的“邹氏检验”奠定了他在计量经济学中的泰斗地位。他也是最早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著名海外学者之一。自2005年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成立以来,邹至庄教授应邀担任学术顾问与客座教授,十年来,几乎每年定期从太平洋彼岸前来讲授《中国经济专题》课程、开设学术前沿讲座、指导青年教师开展国际合作研究,并频繁与师生进行面对面深入交流与探讨。

洪永淼:经济学并非只是研究“经济增长”的问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概念叫做“经济发展”,其维度要更广一些,包括经济增长模式、收入水平、收入差距、生态环境、生活质量、幸福感,等等。其实,这是经济学常识,但在实际中却很难把握。人们常常把注意力放在GDP增速上面,中国GDP增速曾长时间保持在平均9%以上,如今降到6.7%,而美国的GDP增速通常只有2-3%,相比之下中国经济可谓全速前进。于是,有些人不免沾沾自喜。但若比较两国人均GDP,恐怕又会得出另外的结论。

“我们一定要把邹老师、邹师母捐赠的每一分钱用到该用的地方,”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表示,学校各部门将通力配合,将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建成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优秀的研究中心之一,尽全力为中国经济学研究和教学,为中国经济人才的教育和培养,作出更大贡献。

图片 9

美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创新,而不是要素投入,其增长看似“低速”,但经济附加值却是相当大的。以苹果手机为例,美国企业设计,中国企业组装生产,然后再运回美国销售。中国企业在整个价值链中大概只分得4%左右的增加值,而美国企业则拿走了60%左右的利润。

  邹至庄经济学教育基金主要来源于邹至庄教授与夫人邹陈国瑞女士的个人捐赠、关心中国经济学教育热心人士的捐赠以及厦门大学配套经费等,邹至庄教授伉俪的首批捐款已经到位。该基金主要用于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的运行以及所开展的各项学术活动。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主要是依靠要素投入带动经济增长。单位要素、特别是单位劳动力创造的增加值相比发达国家要低很多。

  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的宗旨是培养国际一流的经济学家,关注中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产出国际一流的原创性成果,成为两岸四地乃至亚洲的经济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等。据悉,研究中心作为厦门大学的一个实体教学与研究单位,将拥有20个专业教师编制,同时也将聘任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优秀教师为双聘研究人员,并聘请国内外知名学者为兼职教授或客座教授。

从长期看,我们不必执着于经济增长速度,而应该更加关注经济发展的质量。那么,是不是说经济增长速度真的不重要了?我们是不是要减少要素投入,完全依靠创新拉动经济增长呢?答案则不尽然。中国经济体量大,其惯性也是巨大的。要从目前的现实状况跨越到主要依靠创新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常态,中间存在一个必经的过渡期,而且这个过渡期可能会比较长。

  经济学院党委书记雷根强主持仪式。学校相关职能部门和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的党政领导及师生代表参加仪式。

创新能力的培育受教育、文化、制度建设等诸多因素制约,不可一蹴而就。我们需要在发展中实现创新转型,增速绝不能掉得太快,更不能把原来经济发展的动力一下子全部抽掉。

  

2008年,珠三角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率先提出“腾笼换鸟”的概念。但是,一段时间“新鸟”迟迟没有进笼,纺织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却已转移到了东南亚、南亚地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急于转型,无奈却客观为自己培养了若干竞争对手,瓜分走了我们一部分国际贸易市场与外国直接投资份额。

文汇报:近年来,经济学界对于产业政策“好”与“不好”的争论很是热闹。由于经济政策的实施具有不可实验性,我们似乎永远无法知道,倘若一项政策没有实施,那该是怎样一番天地。您认为,这些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是否存在积极意义?

洪永淼:一项经济政策,包括产业政策,对经济有无效果,或者效果有多大,不仅仅取决于政策本身的设计,还取决于实施政策的时机、环境、具体条件,有无配套措施,等等。例如,减税等扩张性财政政策,在经济下行、需求不足时可能有效,但在经济过热时则可能有反向效果。政策效应评估是一道难题。

计量经济学有一个专门的领域,被称为政策评估计量经济学,主要是应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与工具,在经济数据的基础上对社会经济政策进行量化分析,测度其实施后对某个群体、某个行业或某个地区的“因果”影响。的确,经济政策的实施具有不可实验性,政策评估计量经济学的核心便在于尽量客观地估计无法观测到的虚拟事实,即政策没有实施的情况下的经济状态。某项政策的效应可测度即为政策作用下的实际效果与虚拟事实之差。

例如,著名华人经济学家、南加州大学教授萧政提出了一个基于面板数据的政策评估方法,并应用于评估内地与香港的经济关系。经过科学的量化分析,萧政教授得出结论,虽然回归祖国后香港经济并没有显著增长,但是内地和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协议》对香港地区实际GDP增长的贡献约为4%。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详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华社:厦大确立邹至庄经研大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